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网络杂谈

穿越成古代小世子,官府居然带着分配的媳妇上门,这里福利这么好?

发布时间:2022-01-29 13:28:24 本站作者 :小编【 字体: 】 浏览:1231 次

  


  “潇王殿下一世英名,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一个跋扈恶毒的世子?”

  “李长河你等着,对陈大人下此等毒手,我等一定将此事禀告圣上……”

  李坏被一片骂声吵醒,睁开眼,看到一个穿着古代服饰的老头正满头是血的躺在地上。

  “卧槽,这哪个没良心的,把这老头打成这样,太缺德了!”

  李坏吓了一跳,连忙坐起来,下意识的骂道。

  可是下一刻,李坏就发现所有人都在神色怪异的看着自己。

  “李长河,你还要不要脸?把陈大人打的半死不活的,现在就不敢承认了?

  我呸!你个敢做不敢当的小人!”

  一个书生模样的人用手帕给老头擦着血渍,一边神色悲戚的指着李坏的鼻子骂。

  李坏懵逼了,这老头是他打的?

  就在这时,零碎的记忆开始涌入。

  他穿越了!

  成了纨绔世子李长河。

  是已逝皇长子潇王的遗子。

  而潇王是皇上最受信任也是最有能力的儿子....

  在内乱中潇王为保护皇上而死....

  所以皇上对李长河爱屋及乌宠爱有加。

  也正是仗着这宠爱,李长河从小骄纵跋扈,声色犬马,欺男霸女。

  更是养了一堆狗腿,在京城横行霸道。

  地上这个老头是京城国子监的院判陈钰,还曾经教过李长河学问。

  不过李长河根本不听管教,最后把这个老头气的半死,时常训斥李长河嚣张跋扈的行径。

  这不,今天李长河带着一众狗腿又来大街上找哪家的闺女长的好看,然后准备让狗腿子带回去,自己好好玩玩。

  结果,半路遇到陈钰,陈老头看到李长河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强抢民女,当下气的破口大骂,非要拉着他去皇宫里跟皇帝告状。

  李长河哪里肯去,一怒之下竟然直接把这老头给打的半死!

  李坏一阵头大,这陈老头可是正三品的翰林学士,被自己打成这副模样,告到皇帝那里,恐怕没他的好果子吃。

  “你再骂一句试试!”

  还没等李坏说话,他身边一个狗腿恶狠狠的一瞪眼珠子,指着那个书生冲李坏说道:

  “世子,这个不开眼的竟然敢骂你,用不用我把他的舌头割下来喂狗?”

  “李长河,你如此嚣张跋扈,定会遭报应不得好死的!”

  地上的书生反而无惧,梗着脖子继续骂。

  一旁的狗腿怒了,从腰间抽出刀子就冲过去:“你再给我骂一句!老子捅了你!”

  李坏一张脸彻底黑了下来,看狗腿这熟练的架势,想必这李长河没少干这种事。

  “士可杀,不可辱!老天无眼啊,不能亲眼看到李长河这等纨绔跋扈之徒的下场报应,实在是死有不甘啊!”

  地上的书生见李坏脸黑了下来,以为是自己的话语激怒了对方,当即仰起头颅,已经准备好慨然赴死。

  然而,下一刻,一锭银子却被丢到了他的面前。

  “既然想看我的下场,那就好好活着,银子拿着雇辆轿子,把陈大人送去医馆,一把年纪了,这么冲动干什么?”

  陈大人冲动?

  李长河你要不要脸?

  在书生的一脸的悲愤之中,李坏丢下几两银子,招呼了那几个狗腿,回王府去了。

  回去的路上,他才整理起脑中的记忆。

  不过这些记忆零零散散,非常杂乱。

  倒是关于宜春楼的小娘子们,记忆那叫一个全面,居然占据大半!

  他这个前身不愧纨绔子弟,所有才能都用在女人肚皮上没半点脑子。

  不过他很快想到了皇上,也就是他的爷爷。

  越是回思越是心惊冷汗直流,原主这是快死到临头他自己还不知道…

  在李长河记忆中,年幼时他的皇爷爷时不时将他召进宫中玩耍考校。

  皇帝在他印象中威严无比,李长河十分惧怕。

  后来他父亲战死,母亲忧郁而终,皇爷爷对他更加宠爱,若非不合礼法,他几乎被接进宫中。

  皇帝只好安排李长河六叔李昱收养他。

  李昱是个闲散皇子,整日游山玩水,加之李长河性子顽劣,他也管不动,直接就把李长河送回萧王府了。

  后来皇帝依旧招他入宫,但他经常招惹是非,皇帝为此斥责过好多次,但次次无用。

  久而久之,皇帝就不再斥责他了。

  原主以为这是皇爷爷宠爱他,依了他,更加得意忘形。

  但李坏却明白,皇帝这是放弃他了…

  之后皇帝将当朝宰相王越孙女王怜珊许给他。

  宰相可以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更是高兴得不行,以为皇爷爷对他依旧宠爱。

  李坏感觉头大,这李长河果然是头号二世祖,不仅跋扈,他还没脑子。

  他以为自己倍受恩宠,其实早就是皇帝的弃子。

  不过这皇帝真狠,一旦抛弃,即使自己的亲孙子也毫不留情。

  李坏经历得多自然明白。

  开元是京都,权贵无数,跋扈者何止他李长河一个,民怨必定很深。

  只是他李长河的跋扈无人可及,于是人们就记得李长河了,久而久之他就是那个“首恶”了。

  倘若有一日,民怨四起再也压不住而出了乱子。

  皇帝只要将他这个亲孙子一办,天下百姓无不跪地高呼“圣上英明”。

  “看样子以后得低调一点了,要不然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李坏无奈的摇摇头,没想到,穿越过来第一件事居然是保命。

  皇帝可惹不起,低调,必须低调了!

  到了王府门口,一旁的狗腿看李坏愁眉苦脸的,还以为是被刚才的事情扫了兴,

  当下谄笑着凑过来,冲他嘿嘿笑道:

  “世子不要泄气,昨天在酒楼骂你那妞儿我们给你带来了!”

  “妞儿?什么妞儿?我草……”

  李坏一愣,不知这帮狗腿又闹什么幺蛾子。

  下意识的推开房门,就看见一个漂亮女人被绑在了床上,衣衫凌乱。

  “小娘们,再敢瞪我家世子,把你眼睛挖出来。”

  狗腿们对着漂亮女人坏笑,让这个刚强的女孩流下了眼泪。

  李坏皱眉,他看人可不像原先的那个恶少,只会看女人身子。

  每个人的一言一行,衣着服饰很多情况下都会透露重要信息。

  女子衣着凌乱但那衣服是丝质的,上好朱红,线角细密到不仔细都看不到,有无缝天衣之感。

  这一件不知要耗费多少工时和心思,肯定是高超裁缝得意之作,普通人家是穿不起的。

  有麻烦了,这女的身份不简单。

  李坏有些头大,摆摆手:“你们先下去领赏吧,这女人我来收拾。”

  眼下误会很难说清,李坏只能先把自己这几个狗腿子支开,跟这个女人两人私了了

  狗腿闻言,猥琐的会意一笑,笑呵呵的走开了。

  美女被反绑在床头,一见李长河进来,顿时一双布满血丝的美目死死盯着他不放。

  那眼神便如歇斯底里的野兽,只要再靠近半步他丝毫不怀疑这美女会跟他拼命。

  李长河叹了口气,下意识一开口就是一句名言:“姑娘,我是好人,你不要害怕…”

  “我是好人”这几个字从他李长河嘴里说出来真是没一点说服力。

  美女更加惊恐了,拼命往后靠。

  退而求其次,李长河只能道:“那你别磨绳子了,这绳磨不断只会伤了你的手。”

  女子小动作逃不过他的眼睛,只不过他也是出于关心,

  真要用那柜角磨断绳子可不那么简单,说不定情急之下先磨破她白嫩的小手。

  女子惊惧更甚,如临大敌死死盯着他,她嘴里被绸布塞死说不出话来。

  “我帮你解开绳子…”

  女子愈发慌乱,眼睛死死盯着他却积满泪水。

  “好吧好吧。”

  他也无奈了,要做好人真难,只能罢手。

  换了语气道:“没想道被你看穿了,我确实骗你的,

  但我想对你不利,你一个小小女子又能拿本爷怎么样对吧?”

  他一趾高气昂起来,那女子反而眼中少了惊惧,满是怒气。

  李长河连忙趁热打铁,搓搓手一脸色眯眯的样子:

  “本公子完全可以趁机强占你身体,可我偏偏不,因为那样一点都不刺激,

  我想要你挣扎,求救,你叫得越大声我就越高兴!”

  果然,女子眼睛全红了,恨不能立刻把他千刀万剐,眼中都是怒意,惧意已无。

  愤怒是战胜恐惧最好的方法。

  眼见目的达到,李长河连忙趁热打铁:

  “啧啧,不错,合本公子胃口,现在我就把你放开,然后再慢慢折磨你。”

  那语气,那神态,活脱脱一个青面獠牙吃人不吐骨头的邪恶大反派!

  说着就上前把塞在她嘴中的绸布取出来,女子死死瞪着他却没说话再也没挣扎阻止。

  李长河接着为她依次解开脚上和手上的绳子,结果才解开女子就怒喝一声:“恶贼!”

  顺势上来就要跟他拼命,可惜血脉不通,才迈开一步就倒了下去,李长河连忙上前一步扶住她。

  “放开我,你这贼子!”女子半天没喝过水,嗓子沙哑,话却冷到极致。

  李长河可不是之前的草包,他见多识广,这女子直到此时不呼救,不乱叫,显然不是一般人。

  说话冰冷毫不留情,说明她心中虽慌但却根本不惧他,要么有所持,要么有背景。

  “好吧。”

  说着李长河一放手,女子咕咚一声瞬间倒在地上,披头散发模样十分狼狈。

  “你…”

  “你叫我放手的啊。”

  他一脸无辜。

  女子死瞪他一眼,也不知是气急还是悲愤,一言不发挣扎着要爬起,

  却因为被绑一夜血脉流通不畅而无力站起,一张艳脸更是寒霜密布,周遭空气冷了三分。

  李长河也不得不承认,这前身虽是个草包但眼光却是绝顶,

  这女子身体曲线婀娜,一双明亮大眼,柳眉如丝,长长睫毛,琼鼻小巧,

  白皙皮肤透出淡淡粉红,薄薄双唇如娇花美艳,配合眉宇之间的英气,英姿飒爽的女人。

  而且根据她刚才的气力,李长河推测显然这女子不是等闲之辈,是练过的。

  上前把她扶起,她刚要挣扎,李长河便威胁道:“再犟我可要放手啦。”

  大概是想到之前摔倒惨样,女子俏脸一阵红一阵白却没拒绝他。

  “你叫什么名字啊?”一边扶她坐在桌边凳子上李长河一边问。

  女子迈开脸,根本不理会他,他也没追问。

  看着女子手臂勒肿的红印,连忙说道:

  “你在这坐着,我来帮你揉揉疏通血脉。”

  看到女人微微皱眉,接着又补充一句:“放心,我找女人来弄。”

  “有人吗?过来两个人。”

  李长河站在门口喊道,不一会两个小丫头就穿过院子匆匆赶来。

  两个丫头估计十三四岁,根本不敢抬头看他。

  战战兢兢跪在门前:“世子有何吩咐。”

  李长河言语温和的道:“进去给里面那位姑娘按按腰背,她叫你们做什么便做什么,再吩咐厨房弄点吃的过来。”

  “是…”两个小丫头大概是没想到世子居然这么说话,顿时都反应不过来。

  不过手脚却很麻利,一个去了厨房,一个进去给里面的姑娘按摩。

  李坏则在下人战战兢兢的服侍下洗漱完毕。

  洗个脸漱个口还要别人来自然不习惯,刚制止两个丫鬟,却吓得她们跪在地上哭起来。

  李坏无语,只好让她们来。

  之前被绑来的姑娘此时已经能够活动,挣扎着站起来,一脸愤恨。

  看得出她十分倔强,此时她已经行动不便,但依旧警惕的与他保持距离。

  “饿了一天,过来吃点东西。”

  餐点丰盛摆了一桌,有些东西他认不出出来,只感觉菜色十分讲究,色泽鲜艳,气味诱人。

  那姑娘只是恶狠狠的盯着他,李坏自顾自吃起来,他是真饿,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道:

  “看吧没下毒,不管你想的什么,要做什么,总要先有力气才行,你不吃饭待会想制住我逃出去都不行。”

  那姑娘顿时一阵惊慌。

  李坏早看出来,她虽坐在椅子上,但左脚朝前,裙摆下双膝微曲,是要发力的征兆。

  李坏前世鸿门宴历经无数,上一秒称兄道弟,下一秒你死我活的场面多了,察言观色,洞悉细微他是会的。

  “放心吧,我无心害你,昨天的事…”

  李坏想了想,继续说道:“我绑错人了,本来要绑的不是你,手下办事不利,待会我去收拾他们。”

  总的来说他还是在作恶,只是绑错人了,这样一来对方应该可以接受,也符合李长河做派。

  果然那女孩信了一些,她声音沙哑:“大名鼎鼎的李长河居然说出这种话,你觉得我会信吗,之前…”

  “之前我骗你的。”

  女孩一愣,显然没想到他承认得这么干脆。

  “我不骗没法给你解开绳子。”

  “总之我为刚才的事给你道歉,过来吃点东西,之后我立刻让人送你离开如何。”李坏循循善诱。

  对方小心靠过来,推开李坏的手,小口开始吃东西,但终究是饿了一天,动作越来越快。

  “慢点慢点,喝点汤。”

  李坏在一边照料,边说边给她盛汤。

  说到底她再如何刚强也只是个二八年华的女孩罢了,在后世她还只是个需要人照顾的孩子。

  不一会她吃好了,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脑袋,大概觉得自己吃相太过丢人,依旧没忘正事。

  “让我离开。”

  没半点请求的意思,哪怕身陷囫囵,依旧强势。

  “当然。”

  她此时极度敏感脆弱,又十分要强,李坏不好开她玩笑,于是准备亲自带她出去。

  跟在他身后,穿过陌生而复杂的王府,女孩心中紧张,

  虽然强撑着一张冷脸,但闪烁的眼神骗不了李坏。

  “你不要玩什么花招,不然我…”

  “我知道你饶不了我,放心吧,我现在很害怕,很快就到门口了。”

  “你…”

  过了一会儿…

  “为何还没到。”

  “这地方太大。”

  “可这明明刚走过…”女孩更加紧张。

  “没走过,因为大,所以看起来一样。”

  “明明走过…”

  许久的沉默。

  “你…你不会迷路了吧。”

  李坏没回答,招手把旁边路过的小哥叫来:“带我们去正门。”

  …

  女孩噗一声笑出来,这一笑顿时冰消雪融,花容初绽,美艳夺人。

  “你就是迷路,在自己府邸迷路。”

  女孩补充,大概是蔑视的样子,嘲笑他这个二世祖。

  “我也没办法,谁让这破地方这么大又没GPS导航。”

  李坏也很无奈,没想到王府比他想象中大,加之脑子里李长河的记忆碎片零零星星,于是就迷路了。

  “什么鸡?”

  “没什么”

  女孩看着他,欲言又止,和她臆想之中反应完全不同。

  没有恼羞成怒,没有巧言饰非,没有大发雷霆,在自家迷路居然没半点愧色…

  感觉有气撒不出来,她明明想狠狠折辱他一番的,最后都因他平淡的反应而索然无味。

  她微愤道:“厚颜无耻…”

  四体不勤,连自家路都不识得,不愧是纨绔子弟。

  …

  有人带路不一会就到王府正门,期间李坏将所到之处地形布置都牢记在心。

  暗暗咋舌,确实和迷宫没差别。

  跟着带路小哥到了王府正门那姑娘终于松了口气,确定他没耍花招。

  “姑娘,昨天只是个误会,我给你赔罪,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大家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有缘再见。”

  李坏尽量说好话,他可不是傻子,这女子从头到尾虽然害怕却从未求人半句,

  普通人家面对这种事估计苦苦哀求了,她要么有本事,要么心中高傲有所依仗。

  有本事还好,就怕她有依仗,到时候就真是惹祸上身,可从她衣着细节来看十有八九就有背景,很麻烦。

  一切起源只是李长河管不住自己下半身。

  现在是多事之秋,他自身难保,越是低调越安全。

  听完这些,女孩突然退开十几步,脸若寒霜:“呵呵,你莫要以为我是三岁小孩,不知你李长河是什么人!

  你骗不了我,定是知我身世怕了,做了便是做了,做了就要担当,今日之事我一定记着,你给本小姐等着!”

  放下一番狠话便头也不回,不一会消失在远处拐角。

  李坏目瞪口呆,这小姑娘之前一直忍到现在吗?

  还真是…可爱,他最不想要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世子我去抓她回来!把她嘴扇肿了,看她还敢逼逼不。”

  身边的狗腿说着摆出架势便要追,动作麻利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

  李坏立即拦住他:“不用,回去吧。”

  狗腿们一愣,连忙跟来。

  李坏一边走一边想关于王府的事情,然后道:“带我去见严管事。”

  萧王府管事叫做严毢,是个五十多岁的老人,萧王旧人,上过战场见过血。

  平时府中上下都是他在管理,也只有他才能对李长河约束一二。

  不过原主对他敬畏,也只会一件事,那就是伸手要钱。

  很快就到王府东侧,下人都住在东院。

  而其中最大的正院就是严毢住所和办公的地方。

  “严叔。”李坏远远喊了一声。

  正在桌前仔细查看的老人顿时抬起头,呵呵笑道:“小王爷。”

  然后又皱眉,估计以为他又是来伸手要钱的。

  府中众人都称他世子,只有严毢叫他“小王爷”,

  他并未封王,这称呼其实不对,但大概旧恩难忘,对潇王的敬重也落到他头上。

  他站起来,便要去取钱,李坏连忙制止:“严叔,我不是来要钱的。”

  老人一愣,似有些没反应过来:“不…不是要钱?”

  李坏点点头:“只是来问问,家中可有藏书,或是笔墨纸砚之类的。”

  严毢呆了一会,空气安静下来,好一会他拄着桌面,嘴唇微颤抖:

  “小王爷…你,你刚刚说什么…老奴,老奴怕是听错了…”

  严毢甚至抬头看了眼窗外,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

  “最近有些无聊,想看点书。”李坏解释。

  这是个陌生的朝代,书能让他了解这个世界,找人问那太可疑也太傻。

  老人张张嘴,终是从嗓子挤出激动的词句:“好…好啊!”

  李坏点头,是好啊,安安分分,这样一来他至少没有大的祸端了。

  严毢大概不知他为什么突然开窍,平时只会伸手要钱为非作歹的小王爷忽有一日说要看书,难道他去给老爷请愿显灵了?

  严毢当下抛下手中活计,急匆匆带他去寻书,潇王府自然有书,萧王在世时就有专门的书房,

  严毢每日亲自打扫得干干净净,但小王爷从来不看一眼,今日却…

  莫不是一时兴起才好,他心中默默想到。


标签: 穿越成古代小世子,官府居然带着分配的媳妇上门,这里福利这么好?

上一篇:云髻峨峨的美女, 一件抹胸衣配黑色长裤, 尽显成熟女人韵味

下一篇:身材曼妙的小姐姐, 清纯靓丽的穿搭, 每一位都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