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热点
  • 美容
  • 健康
  • 娱乐
  • 科技
  • 网络
  • 汽车
  • 美食
  • 社会
  • 影视
  • 少年医生上山挖草药,却挖到一个活生生受伤的女人

    发布时间: 2020-09-26 15:36首页:主页 > 网络 > 阅读()

      

     

      大西北,山林深处一小村落。

      某座小屋里面,一个绝色美女躺在床上,身上鲜血淋漓,显然是受了极重的伤。

      床边,罗子凌正在给女人换药。

      这女人是他出去采药时,从山林中捡到的,要不是他及时出手,早已香消玉殒了。

      女人缓缓睁开了眼皮,看到一个陌生男人正用手揉搓自己的腹部,她二话不说,一个巴掌扇向了罗子凌。

      罗子凌吓了一跳,手疾眼快,一把抓住女人的手腕,对方的手掌在距离他脸颊一厘米处停了下来。

      “哎,你这人怎么回事,我救了你,你竟然以怨报德?”罗子凌皱了皱眉。

      “你救我?恐怕你是在占我便宜吧!色狼!”女人冷哼一声,坐了起来,却牵扯到伤口,忍不住倒吸冷气。

      “色狼?我是在给你换药!”罗子凌知道对方误会了。

      女人一低头,才发现腹部处被涂了一层药草,温温凉凉的,减轻了不少的痛楚。

      “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女人眼中的怒色少了一点,但说话的口气依然硬梆梆。

      她对自己的容貌和身材极具自信,不相信罗子凌在她昏睡的时候能坐怀不乱。

      “我叫罗子凌,这里是青峰村。”罗子凌回答,“我上山采药时发现了重伤昏迷的你,要不是我,你早挂了。”

      “我的东西呢?”女人完全无视罗子凌的话,脑袋左右转了转。

      罗子凌将受伤女人所带的那些东西都拿了过来,放在床边,“这是你的东西,看看有没有少?”

      女人只是看了看,最终还是没做什么。

      她刚刚恢复的一点力气已经消耗完,而且在罗子凌身上也没感觉到威胁。

      罗子凌将煎好的药端了过来,“这药能助你恢复体力,服了药后,睡一觉,明天就好很多了。”

      女人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药喝了。

      罗子凌没再理女人,自个收拾碗碟去了。

      困意很快上来,女人隐隐打了个哈欠后,闭上了眼睛。

      今天有点累了,罗子凌躺下后,很快就进入梦乡。

      第二天天大亮的时候,罗子凌才醒过来。

      女人依然在安睡,罗子凌轻手轻脚地走到她的床边,仔细看了一会她的脸,发现脸色红润,放了心。

      换了登山鞋,罗子凌出门晨练,这是每天的必备功课。

      他走后,那女人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眉头皱了皱,像是在思考什么。

      这天,罗子凌上山采药的时候,听到远处有巨大的轰鸣声传来,随即看到了一架直升机从头顶飞了过去。

      轰鸣声依然在耳边作响,似乎在村落里盘旋着,他感觉有点不对劲。

      但就在罗子凌跑回到屋里的时候,直升机的轰鸣声已经远离。

      推开门,女人已经消失不见。

      罗子凌有点怅然若失,木然地在门口坐定。

      他心里很郁闷,和那女人同吃同住了很多天,但她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两天后,爷爷罗连盛回来了。

      罗子凌将屋子好好收拾一下,受伤女人的所有痕迹都没有了。

      罗子凌想不到,爷爷回来后,却给他带来了巨大的震惊。

      “什么?爷爷你让我去上学?”接过爷爷递过来的一张燕京大学医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后,罗子凌被惊的目瞪口呆。

      “别问那么多,爷爷让你去,你就去吧。”罗连盛满是慈爱地看着罗子凌,“你不可能一直呆在这个小山村,无论如何都要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这是爷爷的想法,也是……她的要求。”

      罗子凌刹那间怔住了,他知道爷爷口中的“她”是谁。

      此前这么多年,爷爷从来没主动提起过这个人,今天是第一次。

      一想到这个女人,罗子凌心里百感交集。

      罗连盛再叹了口气,走到屋子里,拿出一张照片,交给罗子凌。

      罗子凌站起身,从爷爷手中默然接过照片。

      照片中,那个几乎没办法用言语形容的漂亮女人,正用会说话的大眼睛看着他。

      正是她的母亲,把他扔在这个小村落的亲生母亲。

      “凌儿,别记恨她,她也是没办法,你到燕京去上学后,相信你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反正我从来没见过她,以后见不见她也无所谓。”罗子凌低下了头,轻轻说道:“爷爷,在我心里,您就是我唯一的亲人。”

      “你还是对她扔下你不管而耿耿于怀。”罗连盛再次重重地叹了口气,“其实她过的比谁都苦,唉!”

      爷孙两个沉默了一会后,罗连盛又想到了另外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还记的你五岁时候,家里来了一位漂亮的小姑娘吗?她是来看病的。”罗连盛问罗子凌。

      罗子凌点点头,那个小女孩就是他一直记着的小时玩伴。那个骄傲的小公主,这么多年过去,他依然记的当时她俏丽的模样。

      “当年我和她爷爷替你们订了娃娃亲!”罗连盛说着,嘴角露出了点苦笑。

      “啊?!”罗子凌大吃一惊,脑袋有点转不过来的感觉。

      那个漂亮的小女孩,居然是他未过门的媳妇?刹那间,罗子凌心跳加速。

      难道爷爷让他去燕京念书,还要他顺便将那女孩娶过门?

      “你带上我的信,去找她爷爷,把婚事退了吧!”罗连盛交给罗子凌一封信。

      罗子凌再次懵了,他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不够用。

      罗连盛面带微笑地解释了句:“她比你大,你们不合适。还有,有人不同意这件事情,我们就不强求了。”

      “好吧!”人生的大起大落来的太快,罗子凌有点反应不过来,只能机械地答应,

      第二天,罗子凌便出发了。

      辗转好几趟交通工具之后,他抵达乌市机场。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处理,联系邮箱:netqingnian@126.com

    网站首页 - 热点 - 美容 - 健康 - 娱乐 - 科技 - 网络 - 汽车 - 美食 - 社会 - 影视

    Copyright © 2012-2019 枣庄吧-枣庄贴吧最新消息-鲁南论坛出现的大事 |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