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热点
  • 影视
  • 美容
  • 健康
  • 娱乐
  • 科技
  • 网络
  • 美食
  • 社会
  • 搞笑视频
  • 他工地搬砖赚钱,每月把钱寄回家,却从未收到回信他觉察不对

    发布时间: 2020-07-28 10:47首页:主页 > 热点 > 阅读()

    “大叔,今天有我的信吗?”

    “信是有,不过没有你的,别灰心,可能还在路上呢。”

    大叔拿着那一摞信摇了摇头,安慰了他几句,木子说了一身谢谢,又戴上安全帽出门去了。

    木子今年十八岁,在工地上已经干了快两年了。

    他刚跟着同乡来的时候,包工头本来是不愿意收下他的,怕他干不了活,更怕出什么意外,木子却说别看我年纪小,干起活来不比你们差,又自己写了保证书,发誓出了意外绝不找工地麻烦,但包工头还是不肯,最后没办法了,木子厚着脸皮,死缠烂打的在工地上白干了一个月,包工头这才松了口,让他留下。

    “那孩子干起活来就像一个疯子。”

    和他一起的工友说,他们看着木子健步如飞的挑着水泥沙袋,从楼上跑到楼下,气喘吁吁的,中间也不停下来休息一会,一个个的都忍不住感叹。

    “放心吧,刚来都是这样的,过了几天就散了,干嘛要那么卖力呢?”

    “年轻人,别以为自己骨头硬,会吃亏的。”

    工友们光着膀子,摸着肚子笑。

    果然,第二天他便下不了了床,浑身又酸又疼,脚脖子肿了一大圈,连起身喝水的力气都没有了,木子在床上足足躺了三天,这才能勉强活动一下。

    “走都没学会呢,就想着跑。”一个好心的工友教导他,“干活也是需要讲究技巧的,用什么姿势扛,用哪个部位顶,你别以为只不过是卖苦力,这里面学问大着呢。”

    木子吃了亏,长了教训了,跟着其他人学,可干活依旧是卖力得很,有时候下了班的,大家要么回家,要么去休息了,他只要哪里需要,能赚到钱的,都直管去。

    “哎,看你这个年纪,还应该在学校里面读书吧?怎么跑到工地上来了。”

    没事的时候,工友们坐在一起闲聊,总忍不住问他。

    “你爸爸呢?”

    “走了,生病。”

    木子抓着自己的水壶抬起头灌了一口,轻描淡写的说道。

    “哦。”

    “家里面还有妈妈和一个弟弟,要钱用,没办法。”

    木子说,爸爸走了以后,妈妈也生了一点小病,不能下床,弟弟年纪小,干不了活,自己是哥哥,理所应当的应该出来挑担子。

    木子谈起家人的时候,眼睛总是闪闪发光,他说妈妈心灵手巧,打的毛衣比机器做的还漂亮,能把家收拾得干干净净,做出的饭也特别香,弟弟也是,虽然年纪还小,才上小学二年级,不过已经是一个男子汉了,他不在家,一个人也能够把妈妈照顾好。

    “你这几年都没有回去过?”

    “没有,来回的车费很贵,再说回去了又能怎么样?还不如在工地上多赚一点钱呢。而且在工地上也有工地的好处,无论吃多少,管饱嘛!想家做什么呢?”

    他用树枝剔着鞋缝里的泥巴,朝工友们露出一口白牙。

    木子嘴上说着不想家,可究竟还是食言了,外表的鳞甲再如何坚强,内心终究是柔软的,四肢长满了肌肉,可他始终还是一个孩子,众人的热闹是一时的,而一个人的孤独却永恒,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木子坐在大楼上,望着城市的红灯绿酒,车水马龙发呆,一坐便是几个小时。

    工友们劝他,不要这样逼迫自己,学着找点乐子。

    就是蝼蚁,也会在垃圾堆里面寻找快乐,工人们有工人的快乐,那些家里没什么的人,无依无靠,孑然一身的老光棍们最好的伴侣便是左手的香烟和右手的啤酒,他们拿到了钱,便花光,因为无所寄托,也不指望明天的太阳升起时能带来什么希望。

    但木子不同,他既不抽烟,也不喝酒,早上起来会自己叠好被子,东西也摆的整整齐齐,就连水杯里面也没有茶垢。

    他唯一的寄托,便是写信。

    早在在去年的中秋节的时候,木子就给家里写过信了。

    那时候他刚拿到第一笔工资,自己只留了十几块钱,撕了一张草纸,将在工地上的见闻洋洋洒洒的写了一页,期间又夸耀了自己一番,他用那张信纸,夹着钱,一同寄了回去。

    过了一阵子,却没有回信,只有一个同村的老乡带来口信来,告诉他家里面已经收到钱了,但是母亲的病似乎又严重了几分,没办法拿笔写字,弟弟虽然已经掌握了写信寄信的流程,但信封和邮费又得花钱,便只带了口信来。

    木子听着老乡的口信,吹了一声口哨,抡着铁锤一锤一锤的凿水泥地。

    他说,我本来也没想着有回信,家里面不容易,收到我的信就好了,何必非要有回音呢?

    木子第二次写信,是在他上工砸伤了脚的时候,那几天正是工地忙的时候,连着晚上都要赶进度,原本正是多赚一点钱的时候,但人越心急,就越容易出错。

    他推着满满一车砖,干劲十足,脚下走快了几步,车轮子被碎石子顶了一下,抖了几分,从车上掉下来一块砖头,不偏不倚的砸在他脚指上。

    等他忍着痛送完了砖,回到宿舍里查看情况时,血已经把袜子和鞋子黏在一起了,脱都脱不下来。

    “有一个办法。”

    工友把他的那只血糊糊的脚抬起来,从柜子里面取了一把剪刀。

    “怎么做?”

    “把你的鞋子袜子剪开,这样会容易弄下来一点。”

    “不行,我就这一双鞋!麻烦你,帮帮我,脱下来。”

    “你确定?”

    “脱。”

    他抓着床栏杆,嘴里咬着一根木头,工友定了定神,一点点的将鞋子从他脚上剥下来,每动一下,他的身子就忍不住颤抖一阵。

    脱下了鞋袜,工友用温水给他擦了擦脚,他的大脚趾头已经被砸烂了,指甲盖都翻了出来,他们用剪刀小心翼翼的将那些碎片夹了出来,用酒精给他消了毒,等最后给他缠上纱布的时候,整个人都近乎昏死了过去。

    木子在床上躺了一夜,第二天又想起来干活,可脚上的伤硬生生的给他逼了回去。

    木子呆在宿舍里面,生着自己的闷气,眼泪滴滴答答的给家里写信。

    这一次,依旧没有回信。

    虽然没有回信,但木子的思念却像野草一样疯长起来,无论怎么拦也是拦不住。

    下雨的时候,木子蹲在屋檐下写信。

    吃饭的时候,木子压着饭盒写信。

    上工的时候,木子用树枝在地上写信。

    工友们下班的时候,路过邮局,时常看见他将一个厚厚的信封塞到邮筒里。

    但无论木子写多少封信,总没有回信。

    “你写信的频率太高了,怎么可能回的过来呢。”

    一个工友劝道,林友自己也觉得似乎有些太过积极了,便每个月只写一份信了。

    但即使如此,每次收信的时候,都没有木子的名字。

    木子便天天盼着回信。

    一开始每过一个星期,便要去门卫室问一次,后来每一天下班的时候,也要去看一眼,到了现在,几乎是恨不得天天住在门卫室了。

    “你说,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天,还没有信呢?”

    “说不定和上次一样,也是口信。”

    “可是我在信里面已经写过了,希望回信给我。”

    “也许你妈妈还是怕花钱吧。”

    工友安慰道。

    木子听了,也觉得有些道理,又回宿舍写了一封,这一次,他连回信的钱与信纸邮票,也一同放在里面了。

    这封信最后犹如石沉大海一般,再无音信。

    “要不回去看看?”

    工友们看着他满脸惆怅的样子,试探着问道。

    他听着眼前一亮,站了起身,很快有坐下了。

    “票价太贵了,来回也要耽搁好几天,不值当,再等等吧。”

    这一等,又过了十来天,依旧是没有见到来信,木子终于忍不住了,跑到门卫室来亲自在那一堆信纸里面翻找起来。

    “我已经替你找过一遍了,没有。”

    门卫大爷摇了摇头。

    “怎么可能呢?应该有的。”

    他头埋在纸箱里面,翻来覆去看了一遍又一遍,终于确定是没有了。

    “说不定邮局的人搞错了,没有给我送过来。”

    木子在宁城各个邮局之间来来回回跑了好几次,都没有查到他的信。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我哪里做错了。”

    林友摸着脑袋,疑心自己是不是那个环节出了问题,他买来了信纸,在邮局买了信封,规规矩矩的贴上邮票,又给柜台的职员看了好几遍,又在信的最后写上了一句见信速回!确认无误后,这才将信投入到信封里。

    他每天坐在门口,等了十几天,我们整个工地的工友,也跟着盼了十几天,就在大家都忍不住要放弃的时候,忽的有了回音。

    但,不是邮局寄过来的。

    是从另一个工地发来的。

    这说起来,得感谢门卫大爷,木子没有收到信,我们这一帮子工友也替他着急,到处去找,生怕是别人拿错了或是邮差放错了地方,门卫大爷也是每天拿着那些信件,翻来覆去的看,直到有一天,在清理信件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一封在另一个工地的工人的信。

    他脑子里面忽的灵光一现,想着工人们在各个工地里面调来调去的,地址也不停的变化,有没有可能木子的信也是这样,被寄到他原来的工地上去了呢?

    门卫大爷跑到他原来工作过的几个工地去找了一番,果然,找到了那一封木子家里寄来的信,上面的日期是在木子来工地不久。

    “快!快打开看看!”

    工友们围着他,恨不得伸长脖子去看。

    木子颤抖着拆开信封,里面的内容很简单,只有用铅笔写成的歪歪扭扭的一句话。

    哥哥:

    妈妈走了。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处理。

    网站首页 - 热点 - 影视 - 美容 - 健康 - 娱乐 - 科技 - 网络 - 美食 - 社会 - 搞笑视频

    Copyright © 2012-2019 枣庄吧-枣庄贴吧最新消息-鲁南论坛出现的大事 |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