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最新消息:枣庄吧-枣庄贴吧-最近枣庄出什么事了,网站改版上线!

冯小刚对赌失败:曾经“没完没了,”如今“一声叹息”

社会资讯 作者:卞立群 5浏览

  冯小刚对赌失败 将向华谊兄弟支付2.35亿元业绩补偿款
  曾经“没完没了”如今“一声叹息”

  欠债,还钱,冯小刚接连登上热搜。

  5月17日,刚刚公布年报的华谊兄弟收到深交所的问询函。

  问询函中提到,2015年,华谊兄弟收购了冯小刚、陆国强的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阳美拉”)。

  按当时的协议,东阳美拉2020年度承诺业绩为经审计的净利润不低于17490.06万元,

  但实际净利润为552.38万元,未完成业绩承诺,将根据协议进行补偿。

  而华谊兄弟年报显示,到2020年末其他应收款中应收业绩补偿款余额为16804.29万元,

  上年末为0;2020年度营业外收入中股权补偿收益为11763.00万元。

  交易所追问:华谊兄弟根据协议约定说明冯小刚等业绩承诺方

  应向公司补偿的具体金额是多少?

  5月24日,华谊兄弟回复了“冯小刚业绩补偿款”一事称,

  东阳美拉老股东冯小刚已根据协议约定,

  以现金的方式按期支付1.68亿元的业绩补偿。

  加上2018年对赌未完成补偿的0.67亿元,

  冯小刚在为期五年的对赌中,

  累计支付给华谊兄弟2.35亿元补偿款。

  “华谊兄弟的天下,一半是冯小刚打下的”

  华谊兄弟与冯小刚的结缘始于冯小刚的第三部贺岁电影《没完没了》。当年,这部电影创造了3300万的票房收入,位列1999年国产电影票房第二名,也是王中军那年投资的三部电影里唯一赚钱的。对此,王中军感慨:“如果没有冯小刚,我可能就不会做电影了……正是冯小刚这部片子,让我看到了希望。原来电影并不是都赔钱,也有的是可以赚钱的。”

  自此,华谊兄弟认定了冯小刚,不仅以一年400万元的高价签下了冯小刚,更是将自身定位从广告公司向电影公司转型,长期投资冯小刚的电影。

  在长达十年的蜜月期中,双方联手拍摄了1999年的《没完没了》、2000年的《一声叹息》、2001年的《大腕》,到2003年的《手机》、2004年的《天下无贼》、2006年的《夜宴》,再到2007年的《集结号》、2008年的《非诚勿扰》、2010年的《唐山大地震》……其单片票房均挤进了年度前三,甚至还拿过三次年度票房冠军。冯小刚成了圈内炙手可热的名导,华谊兄弟也迅速成为国内影视公司的龙头。

  2009年,华谊兄弟在深交所上市,股价飙至90元,市值一举突破120亿元。《招股说明书》显示,冯小刚的《集结号》和《非诚勿扰》两部影片约占华谊兄弟电影业务收入的40%和总营业收入的18%。华谊兄弟副董事长王中磊曾说:“华谊兄弟的天下,有一半是冯小刚打下的。”

  双方合作一荣俱荣。

  “净亏”3.7亿华谊和冯小刚对赌什么?

  2012年上映的《1942》成为冯小刚第一部赔钱的商业片(总投资2.5亿,票房不足4亿),此后两个交易日内,华谊兄弟市值蒸发13亿人民币。尽管如此,华谊兄弟还是决心更加深度绑定冯小刚。这年12月,华谊兄弟以10.5亿元收购刚刚成立两个月的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冯小刚持股99%,陆国强持股1%)70%股权——“东阳美拉”当时的资产总额仅为1.36万元,负债总额为1.91万元,净资产为-0.55万元。但最终估值却高达15亿元。

  对赌协议规定,2016年东阳美拉的净利润需达到1亿元,从2017年到2020年净利润每年增长15%——即2016年至2020年每年税后净利润分别为1亿元、1.15亿元、1.32亿元、1.52亿元和1.75亿元,5年总计6.74亿元。若未能完成要求,冯小刚需同意于该年度的审计报告出具之日起30个工作日内补足目标公司未完成的该年度业绩目标之差额部分。当时就有股民发问,如果对赌失败,冯小刚是不是还能净赚3个多亿?

  5年来,东阳美拉先后实现的实际净利润为1.05亿元、1.17亿元、6500万元、1.64亿元和560万元,据此计算,冯小刚3次完成对赌目标,2次失利,累计需补足华谊兄弟2.35亿元。

  通过计算,可以发现,即使5年内东阳美拉完全不盈利,冯小刚也“只”需赔偿6.74亿元,还能收入3.76亿元。如今赔偿完2.35亿元后,冯小刚尚有8.15亿元落袋为安。

  华谊兄弟是平白无故当了冤大头吗?至少在当年看,这场赌局华谊兄弟是有胜算的。虽然资产为负,但东阳美拉实际上是一家轻资产公司,利润很大部分来自冯小刚个人出品的电影票房和个人代言费、综艺费,等等,因此东阳的业绩主要受到冯小刚作为导演的口碑、票房号召力以及他个人的声誉的影响。“二十多年来,冯小刚个人票房发展到32亿元左右,且如今东阳美拉储备的各个项目都是‘冯氏系列喜剧’。这样别人做不了的项目,其IP资产非常有分量。相比其他电影是有保障的,市场号召力会很强。”当年,华谊兄弟在解释为何收购这家公司时说。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华谊兄弟10.5亿元买到的不是公司,而是冯小刚的IP。

  2015年的华谊兄弟,算盘不可谓不精:最好的结果,5年间东阳美拉如期完成对赌,冯小刚的金字招牌不倒,华谊兄弟不但可以每年获益,而且所握有的这家公司70%的股权也会随之升值;最坏的结果,东阳美拉5年对赌失败,冯小刚净赚3.76亿元,可凭冯小刚的招牌,5年之后,这家公司70%的股权还不值3.76亿元吗?

  华谊兄弟没赢

  冯小刚没输

  其后的故事介于最好和最坏之间。

  2016年,冯小刚导演的《我不是潘金莲》最终票房只有4.79亿,排在国内票房第30位。那一年,华谊兄弟首次出现亏损——财报显示,其多项重要财务数据同比下滑,主业甚至亏损4000万。

  2017年,冯小刚导演的《芳华》取得14.23亿的票房,东阳美拉的净利润为1.16亿,和其他华谊兄弟的控股子公司相比维持了较高的水平。

  2018年,因范冰冰“阴阳合同”事件风波,《手机2》项目搁浅,业绩承诺也随之泡汤,冯小刚自掏腰包支付了业绩赔偿款0.68亿元。

  2019年,冯小刚导演《只有芸知道》,票房成绩仅1.56亿,勉强完成当年的业绩承诺。

  2020年,冯小刚没有拍摄电影,东阳美拉净利润为560万。

  5年之后,华谊兄弟和冯小刚相互的依存度也不再紧密。在华谊兄弟2020年至2021年度片单计划中,冯小刚导演的电影《春天一岁》被排在陆川的《749局》、周星驰的《美人鱼2》和贾樟柯的《一直游到海水变蓝》之后。至今,这部电影尚无新消息。

  作为导演的冯小刚已经转移战场:2020年爱奇艺悦享会上,冯小刚以网剧《南辕北辙》导演身份出现。在接受公众号“影视独舌”采访时,他解释了自己拍网剧的原因:“电影因为时长原因,要求每一场戏都是一个果实,所以就需要修剪,这枝不要,那枝不要,根本就没有长树叶的空间。所以当时爱奇艺说到剧集时长的灵活性,我就动心了。”

  据介绍,《南辕北辙》去年9月开机,12月杀青,冯小刚亲自导演,东阳美拉承制,为爱奇艺原创作品。华谊兄弟并未出现在投资方的名单中,当然它将作为东阳美拉的大股东分享最终收益。

  不过,冯小刚的“赔款”加上网剧的收益都无法帮助华谊兄弟走出困境——华谊兄弟2020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净利润-10.48亿元。至此,2018年至2020年三年间,华谊兄弟已经累计亏损61.95亿元。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华谊兄弟短期借款16.85亿元,长期借款11.06亿元,负债合计68.57亿元。为此,王中军自去年开始便不吝变卖私藏名画、豪宅以回流资金,今年4月还因被限制高消费登上热搜。

  在5月17日深交所《问询函》发出的连环19问中,除了冯小刚的欠债,深交所还要求华谊兄弟说明:公司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及判断依据?公司是否存在短期或长期偿债风险,并列示公司持有的子公司股权及影片收益应收账款作为担保物的明细,说明如果相关担保物被强制执行,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可能产生的影响以及公司风险应对措施?

  这些,华谊兄弟还未给出答案。

  文/本报记者 祖薇薇

  统筹/刘江华

【编辑:卞立群】

注明:枣庄吧-分享身边的新鲜事 » 冯小刚对赌失败:曾经“没完没了,”如今“一声叹息”